老師可以怎麼作?—從權威、隱私、責任、正義談輔導管教

老師可以怎麼作?—從權威、隱私、責任、正義談輔導管教

張澤平律師

四、正義(Justice)
正義可分三部分主題,一是分配的正義(distributive justice), 二是匡正的正義(corrective justice), 三是程序的正義(procedural justice)。當團體中有某些利益(例如工作機會)或負擔(例如稅收)需要分配時,就涉及分配正義的問題。當發生某人做錯事(例如廢弛職務)或某人受到損害(例如個人受到傷害)時,為使結果得到公平的處置,就涉及匡正正義的問題。當人們要蒐集資訊或作成一項決定時,所採取的步驟程序是否妥當,即涉及程序正義的問題。正義並不是我國社會傳統的重要觀念,正義通常用在對抗惡勢力,和日常生活的關聯不大,使得我國社會更須透過更重管導加強正義觀念的宣導。

(一) 分配的正義
分配的正義強調事物分配的公平性。但考慮公平性時,並不是表面上齊頭式的平等即可,而必須顧及每個人的差異性。例如,班費固然應該每個人都要繳交,但如果規定的班費過高,造成部分家庭難以負擔,則班費的額度就有重新考慮的餘地。又例如班上有肢體殘障或其他身心障礙的同學,某些課外活動就要特別考慮他們的情況,不宜和其他同學作相同的處理。總之,要達到實質的公平正義,應該對相同的事物相同地處理,不同的事物則可不同地處理,而進行差別待遇時要有正當的理由才可以。

(二) 匡正的正義
匡正的正義主要涉及錯誤的糾正,及損害的彌補。如果疏於處理,將會使犯錯的人再次犯錯的可能性增加,也會使造成的損害無法彌補,甚至繼續擴。以學生破壞公物為例,學校原則上應要求學生賠償,不過破壞公物的學生可能是起因於故意,也可能因過失而造成損害,學校要學生提出損害賠償時,應該分別不同的情況處理。又如犯法的學生是否一定要送法院?如果我們面對學生犯法,是以使學生改過向善為處理問題的基本目標,一旦學生留在學校能夠達到這樣的目的,應該沒有立即將學生移送法辦的必要;當然,如果學生的犯行嚴重,非移送法院很難讓學生有所警惕並矯正行為,就必須將學生移送法院。(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十八條第二項規定,少年之肄業學校發現少年有違法之虞時,「得」請求少年法院處理。)

(三)程序的正義
程序的正義著重於人們收集資訊或作決定時,所採取的步驟程序是否合理妥當。在程序進行中應該注意相關當事人發言陳述,參與程序的機會,才能儘可能保障相關當事人的利益。

以對學生處罰或記過處分的程序為例,學校如何認定學生有違規的行為?是否讓學生自己有說明的機會?最後決定的過程是否經過一定程序的討論或辯論?這些程序是否確實踐行,都會影響最後決定的正確性,以及當事人是否心服。教師或學校應當對相關事項的處理程序,作成一套固定的處理方式,確保處罰學生的程序符合程序的正義。

再以決定學校制服的程序為例,學校制服的決定涉及制服的樣式是否適合學校學生?價格是否合理?等問題,學校決定的過程可能必須依法對外招標,經比較各廠商的品質價格後,才能完成一項符合程序正義的決定。

五、結語

本文提到的權威、隱私、責任、正義等觀念,在許多場合可能會同時有關聯。例如,要對學生記過時要顧及程序的正義,而程序進行中,可能要對被指違規的同學的行為暫先保密,以免讓該同學提早被貼上不良的貼籤,這又涉及隱私的保護。又例如權威者(諸如校長、老師等)的行為若要在權威者的職權範圍內適當行使權威,則須符合正義的各種要求(即分配的正義、匡正的正義、程序的正義)。

本文提到的各種實例,如果依照我國固有文化強調尊師重道、重視集體榮譽、鼓勵個人的謙抑隱忍,恐怕許多結論都會與本文所提及的大不相同。然而,我國社會政治生活型態與西方社會愈來愈相近,接受西方文化所帶來的現代法律思想也已有數十年的歷史,要談人權、民主、法治,除了從制度面著手落實外,老師們將本文所提及的權威、隱私、責任、正義等觀念落實到日常的輔導管教中,或許是建構人權教育環境最好的方法。

嗨歷史:從女王獨享的沖水馬桶到平常百姓家

嗨歷史:從女王獨享的沖水馬桶到平常百姓家

從女王獨享的沖水馬桶到平常百姓家
LQY 編著

      自古以來,家居生活的重點不外乎吃喝拉撒睡,在平常的日子裡,最影響心情的莫過於上廁所了。家裡沒有廚房,可以在外面買來吃;沒有床鋪,打地鋪也可以將就。但有多少人可以馬上就適應沒有沖水馬桶的生活呢?恐怕沒有幾個人吧!假如住的地方沒有沖水馬桶,大小便都得先儲存在一個特定的容器之中—古代中國就稱呼這類容器叫作「尿壺」、「馬桶」、或「馬子」。所以用「馬子」來形容自己或人家的女朋友,可是對女生非常不尊重的稱呼!再者,在床底擺放一個晚上試試看,恐怕也沒多少人能忍受吧!然而這是許多古人都要忍受的事情—其實就算是在今天的臺灣,也有些地方有「出糞式廁所」。
         例如:法國的太陽王路易十四(1638∼1715)雖然蓋了豪華的凡爾賽宮,但凡爾賽宮什麼都有,就是沒有廁所,而路易十四經常腹瀉,所以隨從得隨時帶著馬桶跟尿壺,好讓他能隨時方便。貴為國王上個廁所都這麼麻煩,那住在凡爾賽宮內的眾多王公貴族,跟數以萬計的僕人們又要怎麼方便呢?只要想想看火車站每天有多少人來來回回需要上廁所,就會發現如果住的地方沒有沖水馬桶的話,那是多麼恐怖的情況!
         就算使用尿壺跟馬桶好了,快要滿的時候要把東西倒在哪裡呢?在古代的歐洲,這個問題很簡單:打開窗戶,對外面親切的大喊一聲:「潑糞啦!」然後再把馬桶跟尿壺往外一倒即可,這就是歐洲古代人的禮貌喔!其實說這是歐洲古禮也不太公平,因為在同一時代的全世界各地,也都差不多是類似的日常街景。
         其實遠在五千多年前,就已經有人發明了沖水除穢的概念—就是挖一條水溝,從河道引入不斷流動的活水,然後讓大家把排泄物送進這條水溝,用一股活水將髒東西沖走—這就是「出糞式廁所」。發明這種廁所的人可能是古埃及人,也可能是古克里特島的米諾斯人。到了中世紀,住在城堡裡面的貴族還利用特殊的管道讓排泄物從高塔上直通護城河—看來當年住在護城河附近的居民一定覺得自己很倒楣。但這些都不算是真正的沖水馬桶。
       最早沖水馬桶的發明人叫作約翰‧哈林頓爵士(Sir John Harington,1561∼1612)。他是文藝復興時期的英國詩人,也是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一世的親信,同時也是發明家。哈林頓爵士一生之中可能寫過不少詩詞,也可能在政壇上為英國貢獻過許多了不起的功績,但今天只有他為伊莉莎白女王發明的沖水馬桶讓他名留青史。哈林頓爵士發明的沖水馬桶其實只給伊莉莎白女王享用,不過沖水時噪音太大而且刺耳,讓女王覺得很不舒服,所以她沒用過幾次,後來的英國國王也是因為噪音問題而不太敢用。這全世界第一座跟唯一的沖水馬桶就留在英國的里乞蒙宮。然而這座王宮在1649∼1659年之間被拆毀,所以哈林頓爵士的偉大發明也就跟著灰飛煙滅!
        到了1775年,英國發明家亞歷山大‧卡明(Alexander Cumming,1731∼1814)重新發明了沖水馬桶,而且他運用S形管來隔絕化糞池的臭氣,還必須在使用後,自己再找一壺水將東西沖下去。
       到了19世紀末,英國發明家湯瑪斯‧克拉普(Thomas Crapper,1836∼1910)發明了今天抽水馬桶所需要的水箱、自動供水系統、相關的零件,也讓價格變得更便宜與普及化。然而也因為克拉普讓沖水馬桶普及的關係,使得他的姓氏「克拉普(Crapper)」,除了變成沖水馬桶的商標,也變成了英文俚語「大便(crap)」的起源。

 

文章來源:龍騰全球資訊網

http://www.lungteng.com.tw/Web/resources.aspx?KIND=3&SUBJECT_ID=33&STR_ID3=&YEAR_ID=16&VOLUME_NUM=35

嗨歷史:中國紙幣的起源

嗨歷史:中國紙幣的起源

中國紙幣的起源
何耕臺編著

        在21世紀的現代,使用紙幣可說是稀鬆平常的事情。然而,大家知道紙幣到底是如何出現的嗎?又是什麼時候開始使用它呢?現在就來一探究竟!

        我們知道在中國,銅錢很早就開始流通。但如果是大額交易,或是要將銅錢運輸遠地,那麼就非常不方便。這時,所謂的「票據」以及「寄附鋪」就出現了。

        所謂「寄附鋪」原是幫客戶寄存或寄賣東西,寄存財物只是其中一項業務。「寄附鋪」大約在唐朝開元、天寶年間就已很普遍。欲進行大額交易的客戶,在某地的「寄附鋪」寄存銅錢後,「寄附鋪」開出寄存「票據」,之後便可在另一地的「寄附鋪」,領取同額的銅錢出來,省去運輸不便以及其他風險。這「票據」在當時稱作「飛錢」或「便換」。當此之時,「飛錢」僅是可換成現金的「票據」而已。

        那麼到底是哪些人會常常使用「飛錢」呢?是茶商!        

         唐朝中後期,飲茶的風氣慢慢在中國北方散布開來,來自四川以及東南地區的茶商,在賣出茶葉之後,因為貨款金額龐大,加上回鄉路途遙遠,所以就大量使用「飛錢」,可說是邁向紙幣進程的第一步。
        到了宋代,「飛錢」得到近一步的發展。在宋朝統一之後,除了使用銅錢外,也使用「鐵錢」。而四川是使用鐵錢的主要區域。自從東漢初年公孫述在四川鑄造鐵錢後,四川地區經過九百年都沒有再鑄造鐵錢。直到五代時,統治四川的後蜀皇帝孟昶,由於要籌措軍費,對抗後周,因此又開始鑄造發行鐵錢。但等到宋太祖滅後蜀,北宋卻在四川繼續鑄造鐵錢,還禁止銅錢在四川使用。這樣,當地人民就只能使用分量更重的鐵錢,交易時非常不方便。當時的四川鐵錢,大的每千錢25斤,小的每千錢13斤5,不要說是大額交易,就算是小額交易,使用上也是非常不便。「交子」也因此孕育而生了。
         「交子」不但像唐代的「飛錢」,是可用於變換現金的票據,亦能在實際日常生活交易中,當作貨幣使用。
         「交子」的由來,是因宋代的「寄附鋪」將開出的票據冠以「交子」之名而出現的,因此「寄附鋪」也稱「交子鋪」。而後「交子鋪」大量普及,隨之而來的是不法營業者的出現。勢力最強的成都交子鋪為提高自己的信譽,在宋真宗時期,由財力雄厚的16戶富豪組成了一個行會,並得到朝廷承認,壟斷了四川交子舖的經營,並開始訂定交子發行制度:第一、確定交子的面額;第二、決定交子流通的期限「界」(三年一界)。將制度完善化後,交子使用便更普及到民間,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紙幣」。值得一提的是,交子能夠普遍在四川地區流行,跟另一項發明—印刷術,也是息息相關的。
         四川地區的交子發行權後來被政府收回去,變成由官方發行成為「官交子」,但主要仍然是通行於四川地區,但始終沒有通行全國。直到金朝中期,才出現全國通用的「紙幣」,當然,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文字來源:龍騰全球資訊網

http://www.lungteng.com.tw/Web/resources.aspx?KIND=3&SUBJECT_ID=33&STR_ID3=&YEAR_ID=16&VOLUME_NUM=35

美不玩TPP了 中RCEP地位升高

美不玩TPP了 中RCEP地位升高

        美國準總統川普(Donald Trump)21日表示,明年1月20日上任首日將會採取的行動,包含讓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e6%b5%b7%e5%a4%96%e6%88%bf%e5%9c%b0%e7%94%a2-68

        隨著美國可能不再擔任亞太地區的老大哥,而由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

(RCEP)的地位則日益增加,亞洲貿易正站在十字路口上。

        在去年的APEC峰會上,充滿TPP達成基本協議的熱烈氣氛,但隨著川普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獲勝,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正持續高漲,導致在今年的APEC峰會上,TPP的前景一片黯淡,與TPP有關的討論最多只是「推動國內程序」。

        另一方面,中國則試圖取代美國,透過RCEP擴張其在亞太地區的地位。

         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我們應該構建平等協商、共同參與、普遍受惠的區域合作框架,封閉和排他性安排不是正確選擇。」相較於TPP,RCEP的規定較不嚴格,因此發展中國家也易於加入。

        去年APEC峰會的宣言中曾提及,希望建立以TPP為基礎,並包含中國和俄羅斯的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RCEP當時仍被排除在外;今年的APEC峰會則明確指出,RCEP的擴大和發展也有助FTAAP,反映RCEP和TPP的地位變得相同。

       一名日本經濟產業省官員表示:「是TPP生存下去?還是中國捲土重來?亞洲的所有國家都在觀望。

                                                                                                  文章來源:http://money.udn.com/money/story/10511/2123595

嗨歷史:到底是一座還兩座? 你不可不知的湖心亭小秘密 呂晏

嗨歷史:到底是一座還兩座? 你不可不知的湖心亭小秘密 呂晏

到底是一座還兩座?你不可不知的湖心亭小秘密

呂晏

      紅色、橘色、綠色、藍色,繽紛的色彩搭配簡潔線條,這是大家熟悉的臺中市政府府徽,不過你知道嗎?這個簡單的「雙亭」意象,可是來自臺中公園裡最具盛名的「湖心亭」呢!
      拜訪臺中公園,一定會對日月湖中「湖心亭」印象深刻,搖著小槳穿梭在中山橋下,夏日親水賞花,非常愜意。這座涼亭有悠久的歷史,目前是臺中市市定古蹟之一,它建於1908年,在湖畔屹立超過一百年,而且日本閑院宮載仁親王也曾經拜訪過這裡。兩座尖尖的屋頂,搭配白色牆壁,遠遠看起來,就像兩座緊密相連的亭子,與湖畔高大的金龜樹相映成趣。湖心亭由紅色磚瓦搭配潔白的外牆建成,外觀相當討喜,它是全臺灣唯一一座「雙併式頂涼亭」,走到亭內,才會發現原來它是「一座」水上建物,而不是兩棟。湖心亭的屋頂用木頭搭建而成,主體則以鋼筋混泥土柱支撐,柱間裝設透明玻璃,可在亭內眺望臺中公園的美麗湖景。一直到現在,亭內還展示許多日治時期的歷史照片,說明這座小小涼亭與臺灣鐵路發展密不可分的關係。
      1908年10月24日,閑院宮載仁親王抵臺舉行「臺灣縱貫鐵道全通式」,曾在湖心亭短暫休息,他是乙未戰爭時死於臺灣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之弟,曾經參與過甲午戰爭與日俄戰爭,也是一名職業軍人,當時臺灣地區仍偶有民變,派這名「狠角色」來臺,也有穩定軍心的意味。清治時期,臺灣巡撫劉銘傳開始規劃興建縱貫線鐵路,但由於財政問題,最終只
完成基隆—臺北與臺北—新竹兩線。1898年,臺灣鐵路開始由南、北兩端興工,其後,後藤新平成立臺灣鐵道部,大幅度修正清治時期的鐵道計畫,並於1908年正式通車營運,而臺灣總督府也特別在臺中公園舉辦「縱貫鐵道全通式」,紀念縱貫線鐵路通車。
      不過,究竟為什麼總督府會選擇在臺中辦典禮,而不是臺北或高雄呢?其實早在1887年臺灣建省時,考量須在狹長的臺灣島上建立一個行政中心,方便南北運輸往來,因此劉銘傳選擇將省會設在彰化縣橋孜圖,也就是今天的臺中市。但當時這片區域多是農田或泥濘地,加上遲遲沒有建築省城,使得巡撫始終待在北部,實質上的省會仍然留在臺北。1908年,臺灣總督府以南、北兩條鐵道在中部交會,加上有意建立新的行政中心,所以將縱貫鐵路通車典禮選在臺中舉行。縱貫線竣工是總督府的重要政績,當時成立「全通式委員會」,指派鐵道部長長谷川謹介(建設臺灣縱貫鐵路的總工程師)擔任委員長,並邀請近兩千名政商名流參加10月份的典禮,同時也整建臺中公園,作為全通式使用。當時來臺的達官顯要中,以閑院宮載仁親王的地位最崇高,10月24日當天眾卿搭火車南下,在典禮上觀賞各種表演,還施放煙火。典禮過後,有一段時間湖心亭成為「御休憩所」,禁止一般民眾進入,而在1913年之後,湖心亭轉由臺中廳管理,自此開放自由參觀,一直到現在,它還是臺中市重要的名勝古蹟!

 

文章來源:龍騰文化全球資訊網

http://www.lungteng.com.tw/Web/resources.aspx?KIND=3&SUBJECT_ID=33&STR_ID3=&YEAR_ID=16&VOLUME_NUM=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