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 2018 年 9 月

負離子「助眠」並無科學根據

標榜「負離子」的床墊產品,主要宣稱的作用可能是改善空氣品質、促進身體平衡等,但醫師認為這部分與睡眠品質的關係並無太多科學根據,且人體長期暴露在高輻射量的床墊,可能有致癌疑慮。

三軍總醫院放射腫瘤部主治醫師黃文彥表示,長期暴露在高輻射量的床墊,可能增加致癌疑慮,人體組織中以甲狀腺、血液等,對輻射暴露最為敏感,長期暴露輻射,恐造成甲狀腺癌、白血病等癌症病變
輻射暴露的途徑可分為體外暴露與攝食兩種,黃文彥說,攝食就是吃下去,有些檢查用的顯影劑,其實就是低劑量的輻射物,進入體內後絕大部分可再經由人體排出;但如果是體外照射,例如這次的床墊,每躺一次,照射一次就是一次傷害,且不可逆。
新光醫院睡眠中心主任林嘉謨表示,床墊在睡眠品質中,僅是環境因素的其中一環,睡覺空間的噪音大小、光害也會影響睡眠品質,此外影響睡眠的因素還包括有無過敏、年紀大、是否有關節炎、肥胖、壓力等因素,建議如想改善睡眠品質,可給醫師先評估,找到最適合個人問題的改善方法。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

出版時間:2018/09/12

輻射床墊、甲醛涼蓆 長期睡易致癌

〔記者林惠琴、林菁樺、蕭玗欣/綜合報導〕床墊是許多人每天長時間近距離接觸的物品,不過最近經濟部標檢局以及原能會,陸續查驗出國內有甲醛超標床墊甚至輻射床墊,長期使用恐誘發腫瘤、呼吸道疾病、生長發育等健康危害

  • 展驛床墊檢測出輻射劑量達3.65毫西佛,遠超出我國規定上限1毫西佛。
(消保處提供)展驛床墊檢測出輻射劑量達3.65毫西佛,遠超出我國規定上限1毫西佛。 (消保處提供)
  • 消保處另外查扣展驛上游廠商拉比特公司共計347個床墊半成品。
(消保處提供)消保處另外查扣展驛上游廠商拉比特公司共計347個床墊半成品。 (消保處提供)

由於南韓傳出負離子床墊含輻射,原能會也針對國內負離子床墊展開檢驗,赫然發現貝多麗、展驛兩家業者床墊輻射劑量超標;標檢局抽查另也發現,有五款涼蓆甲醛含量超標。

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顏宗海表示,人體可承受的輻射劑量,原則上一年不超過一毫西弗,若長期暴露超過一百毫西弗,可能造成骨髓毒性、增加白血病、腫瘤等癌症風險。

礦石粉釋放負離子 也會產生輻射氡氣

目前不少市售商品標榜「負離子」,從吹風機、空氣清淨機到床墊等種類五花八門,衛福部食藥署科長江仟琦解釋,負離子商品若屬於醫療器材,必須查驗登記,且廣告要先送審;若只是一般商品卻宣稱可預防、改善特定疾病醫療效能,恐違反「藥事法」,可處六十萬至二千五百萬罰鍰。

原能會處長劉文熙表示,產生負離子的方式很多,這次輻射劑量超標的床墊,是透過礦石粉的天然輻射元素產生負離子,礦石粉釋放負離子的同時也會產生輻射氣體氡氣,因床墊是每天近距離使用的物品,對人體健康有危害可能,將建議業界改用不會產生輻射氣體的天然原料。

紡織品輻射標準未納管 未來擬訂規範

標檢局官員指出,床墊商品的檢測參考紡織品CNS15290規範,僅針對有害物質制定,「以前怎麼會想到紡織品有輻射物質問題!」對輻射標準並未納管。

隨著科技進步,全台出現首起輻射床墊商品,未來床墊、枕頭、被套等紡織品若宣稱有負離子功能,輻射劑量不得超過原能會規定,擬修正紡織品標準相關規範。由於商品部分主管機關是經濟部,若是醫療品恐又涉及衛福部,輻射超標則是原能會業務,修法需由行政院消保處跨部會協調。

此外,標檢局隨機抽查市售廿件涼蓆,兩成五涼蓆品質不合格,其中越南製涼蓆「甲醛釋出量」超標二十一倍,也有中國製、台灣製等產品超標,違規商品已下架。長期暴露在高濃度甲醛環境,恐危害健康。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2018-09-12

消基會抽驗 逾7成手機保護套含雙酚A

〔記者鄭瑋奇/台北報導〕台灣去年智慧型手機銷量約七百三十三萬支,普及率高達九十%,因為手機單價不低,民眾習慣加購手機保護殼(套),提醒小心雙酚A的危害。

  • 消基會董事長游開雄(右)昨開記者會,公布消基會抽驗手機保護套結果,發現75%檢出含雙酚A。(消基會提供)消基會董事長游開雄(右)昨開記者會,公布消基會抽驗手機保護套結果,發現75%檢出含雙酚A。(消基會提供)

消基會針對市售二十款塑膠和矽膠類手機殼進行檢測,其中十五款驗出雙酚A、一款驗出重金屬鉛及鎘、兩款驗出DEHP塑化劑;適用手機型號HTC八二六的「My Color手機背蓋」,重金屬、塑化劑、雙酚A均有驗出。

「My Color手機背蓋」驗出微量重金屬,含量低於二十ppm,符合歐盟標準。兩款驗出DEHP塑化劑的則是「C CASE SUPER SLIM」、「My Color手機背蓋」,兩款含量皆介於○.八%至一%間;若以玩具安全規範,規定八種塑化劑總和不得超過○.一%來看,兩者皆不合規範

雙酚A為環境荷爾蒙的一種,可經由皮膚吸收,會干擾人體內分泌,有些研究更認為雙酚A與第二類型糖尿病、心臟病有關。

消基會表示,檢測結果有三款會溶出雙酚A,溶出量介於○.一至○.二ppm間,若參考歐盟玩具○.一ppm標準,「FASHIOIN CASE」、「NILLKIN立透散熱手機殼(藍色)」、「My Color手機背蓋」三件不符合規範。消基會進一步進行雙酚A含量測試,更多達十五款都有驗出,七款含量介於三至十ppm、八款含量介於十一至九十九ppm。

消基會表示,美國加州規範雙酚A含量逾三ppm的日常用品須標示警語。建議主管機關參考美國作法,要求業者增加適當警告標語。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2018-09-08

普洱茶消脂解膩 興大證實係金ㄟ

〔記者蘇孟娟/台中報導〕中興大學找到普洱茶能消脂解膩的科學證據了!興大生物科技學研究所教授曾志正實驗室與興大獸醫教學醫院院長陳文英等費時十年研究,證實普洱茶中的主要多酚「普洱消脂素」,可有效抑制油脂吸收;研究小鼠餵食油脂試驗發現,有服用「普洱消脂素」的小鼠,體重增加比未服用「普洱消脂素」的小鼠少一半,證實「普洱消脂素」是關鍵。

  • 中興大學教授曾志正(右)與陳文英找到了普洱茶含高「消脂素」,能讓油脂out。(記者蘇孟娟攝)中興大學教授曾志正(右)與陳文英找到了普洱茶含高「消脂素」,能讓油脂out。(記者蘇孟娟攝)
  • 普洱生茶泡茶能釋出「普洱消脂素」,是消脂解膩關鍵。(記者蘇孟娟攝)普洱生茶泡茶能釋出「普洱消脂素」,是消脂解膩關鍵。(記者蘇孟娟攝)

費時10年 找到關鍵元素

興大指出,這項研究成果刊登於九月份「功能性食物期刊(Journal of Functional Foods)」。曾志正指出,從古書或是民眾飲用經驗,多指普洱茶可消脂解膩,卻始終沒有科學實證,研究團隊費時十年,經實驗室分析不同茶種的茶湯成分,結果顯示,相較於其他茶種,普洱茶的水解型鞣酸單寧「strictinin」含量最高,尤其是原始森林野生普洱茶,含量比台地茶高出好幾倍。

研究人員發現「strictinin」可以有效抑制由胰臟分泌的胰脂解酵素,坊間有些減肥食(藥)品,便是利用抑制胰脂解酵素來達到功效,團隊於是將「strictinin」取名為「普洱消脂素」。

陳文英進行小鼠餵食油脂試驗發現,服用「普洱消脂素」的小鼠有效降低經腸道吸收進入血液的三酸甘油脂濃度;食用高脂食物兩個月的小鼠,體重由廿八克增加到四十克,另搭配服用「普洱消脂素」的小鼠,體重則自廿八克增加到卅三克,體重增加約僅一半,且小鼠從糞便排出的三酸甘油脂含量增加。

曾志正指出,「普洱消脂素」僅普洱生茶有高含量,且製成普洱熟茶後,因製程中的高溫,「普洱消脂素」幾乎消失殆盡;除普洱生茶外,綠茶、紅茶等茶類的「普洱消脂素」僅有微量。

熱水沖泡 釋出較快

民眾若要喝普洱茶消脂解膩,約每天以五公克的普洱生茶泡約二千CC水量,當飲水喝即可,熱水沖泡「普洱消脂素」釋出較快。曾志正另指出,佔台灣八成高山茶品種的「青心烏龍茶」,也富含「茶飢素」可促進腸胃蠕動,消脂養生功效也很不錯。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2018-09-06

【科學plus】線蟲上太空

微小的線蟲能承受強大的加速度

14840
秀麗隱桿線蟲。翻攝維基百科

秀麗隱桿線蟲(Caenorhabditis elegans)將成為戰鬥機王牌飛行員,因為牠能夠耐受加速度;這種體長約一公釐的線蟲,廣泛應用於生物學研究。人類飛行員在拉升至4或5G力時就會失去意識(G力是指物體在加速期間所承受的力),但新的研究顯示,秀麗隱桿線蟲在40萬G力下依舊不受影響。
這是重要基準。當岩石因火山爆發或小行星撞擊而飛離行星表面並進入太空時,應該會承受類似的力。任何搭上岩石便車的生物,一旦倖存,理論上可以在另一個行星孕育後代,這就是所謂的「胚種論」(panspermia)。
巴西聖保羅大學的遺傳學家白瑞拉(Tiago Pereira)和狄紹薩(Tiago de Souza)在超高速離心機裡旋轉數百條這種線蟲,他們在1小時之後取出線蟲,認為線蟲將會死去。然而,這些線蟲「自由自在地游動,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白瑞拉如此表示。超過96%的秀麗隱桿線蟲依舊存活,而且沒有出現任何生理或行為的不良反應。白瑞拉說:「生命所能承受的力比我們知道的還多。」該團隊的成果發表在今年5月《天文生物學》線上版。
但是他們也承認,這種極端測試並不足以完整呈現行星際旅行所產生的衝擊。一方面,超高速離心機耗時5分鐘才能產生這麼強大的G力,但岩石從行星表面飛離時,是在1/1000秒就達到這個力。這項實驗也沒有重現太空中的惡劣條件。「溫度、真空和宇宙輻射等條件也應該加入測試。」未參與該研究、德國海德堡歐洲分子生物實驗室的生物化學家艾庫特(Cihan Erkut)如此評論。白瑞拉表示,他們的研究是個開端,後續還有其他實驗,將拓展我們「對生命極限的了解」。

撰文/《Scientific American》
柯尼 Katherine Kornei

翻譯/宋宜真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出版時間:2018/09/03

【科學plus】全球滅蚊行動

蚊子傳染疾病帶來危害,每年因蚊子死亡的人數高達72.5萬人。圖為白線斑蚊。 《蘋果》資料照片

《科學人》獨家授權
每年因蚊子而死亡的人數高達72萬5000人,蚊子成了地球上最致命的生物。氣候變遷和全球化加劇了蚊子帶來的威脅,而蚊子對一般殺蟲劑也產生了抗藥性。病媒防治專家正以各種新方法對抗蚊子,從技術性的陷阱到基因改造策略都有。

全世界的科學家正以新殺蟲藥、誘捕法和遺傳工程技術,對抗蚊媒傳染病的擴散。

我在比爾蓋茲夫婦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主持病媒蚊防治工作。目前每年因蚊子致死的人數估計約為72萬5000人,相較之下,每年人為事故死亡人數是47萬5000人。在整年都有蚊子活動的地區,包括非洲撒哈拉以南與南美洲、亞洲大部分地區,蚊子也削弱了經濟成長。整體來說,因蚊子致病而死的人數,比人類歷史上因戰爭而死亡的總人數還要多。
近數十年來,氣候變遷和全球化共同加劇了蚊子帶來的威脅,經由蚊子傳播的疾病在許多地方變成越來越普遍的問題,例如美國去年就有約2000人感染西尼羅河病毒(West Nile virus)。過去五年,引起關節劇烈疼痛的屈公病毒(chikungunya virus)擴散到45個國家,有紀錄的感染案例超過200萬人,美國境內也爆發多起大規模疫情。
最佳的病媒蚊防治策略是針對特定病媒蚊,若消滅的數量足夠得以中斷傳染。然而越來越明顯的狀況是,我們現有的滅蚊武器正在失效:蚊子對許多殺蟲劑已經產生抗藥性,例如為了對抗瘧疾而噴灑在蚊帳上的殺蟲劑,而近年的茲卡病毒也是如此。要有效殺害某些種類的蚊子,例如埃及斑蚊(Aedes aegypti),已經變得非常困難,牠們住在我們的居家環境中,只要一點點積水就能夠繁殖。
在病媒蚊傳染病中,瘧疾尤其頑強且致命。2016年,全世界有2億1600萬人罹患瘧疾,其中44萬5000人死亡。瘧疾大量傳播和致死人數令人憂心,因此人們投注了很多心力與金錢來防治瘧疾病媒蚊;2016年,投注在研究與消除瘧疾的經費共27億美元。然而最大的挑戰往往是該在「何處」進行防治:要在蚊子生長的環境中消滅牠們,卻又得盡可能不危害周遭居民和野生動物。於是有了「簷管」(eave tube)的發明;多數熱帶住家的屋頂和外牆頂端之間有一個小空隙,稱為「簷」。蚊子有許多方法找尋獵物,包括透過這道小空隙尋覓人類排放的二氧化碳,再進入住家。過去幾年,研究人員開始推出簷管,在封閉這些空隙的同時也降低了瘧疾的傳播。簷管是簡單而安全的設備,由塑膠圓筒和灑滿殺蟲藥粉的靜電網組成,相當於把人當做誘餌,讓整個住家變成捕蚊器。當蚊子試圖從簷管進入屋內,就會被灑有殺蟲劑的靜電網擋下並殺死。
不過,並非所有蚊子都進入室內吸血,也不是每一戶人家都適合裝設簷管。為此,以色列科學家正發展一種含有殺蟲劑的糖餌,可同時吸引雌蚊和雄蚊。和其他用來殺死成蚊的誘餌相比,蚊子攝食糖餌時,攝入的藥量較多,因為蚊子以為糖餌是維持生存所需的糖份,一隻蚊子可攝食相當於自己體重20%的糖餌。蚊子會不斷飛到這種試驗陷阱(尺寸近似標準印表機用紙),叮咬一層護膜,這層護膜中有許多小室,內含毒糖餌。在馬利(Mali)進行的實地實驗顯示,護膜的微小開孔讓蚊子和其他吸血性昆蟲可進入攝食殺蟲藥,但蜜蜂等授粉昆蟲則被擋在外面。


基因改造蚊子

聯合國支持的另一項計劃,由蘇丹的熱帶醫學研究所(Tropical Medicine Research Institute)進行,研究人員在特殊的飼養設備中大量製造不孕的阿拉伯瘧蚊(Anopheles arabiensis),預備日後釋放。
為了幫助巴西消滅登革熱和茲卡熱病媒蚊,牛津昆蟲技術公司(Oxitec)把實驗室中培育、經遺傳工程改造的蚊子釋放到野外,其基因會讓雌蚊產下的後代死亡。這種基改蚊子到野外交配,快速在族群中散布這種致死性狀。巴西東北的佐傑魯市郊已進行試驗性釋放,九個月內就使登革熱和茲卡熱病媒蚊的數量降低了93∼99%,巴西另外兩座城鎮也回報試驗成功。但這項試驗仍有爭議,批評者懷疑這種方法對環境可能會帶來無法預期的後果。
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的科學家主張,我們應採用「基因驅動」(gene drive)工具,在蚊子族群中推動特定遺傳快速改變。針對瘧疾防治,這類基改技術可以下手的地方很多,包括改變蚊子使其無法再傳染瘧疾、干擾下一代性別比例或單純殺掉子代。這和透過游離輻射或直接改造基因的不孕性技術很相似,但基因驅動可能只需釋放少量蚊子、經過數代後,就能把改造基因傳遍整個族群。然而基因驅動也有爭議,主要是擔憂對環境造成未知結果,因此目前還未開放任何實地測試。
把蚊子全部消滅是一種幻想。在美國滅蚊最有成效的地區,每年每人花費1∼10美元噴灑殺蟲劑,清除積水、清理吸引蚊子的植物,卻仍無法消滅蚊子。消滅所有蚊子也可能出乎意料地干擾食物鏈及植物的授粉。此外,在科學上已知的3500種蚊子中,只有數百種會叮咬人並傳播疾病,所以使全數蚊子從地球上消滅,未免矯枉過正。我們該期望的是,在特定地區消滅某些關鍵種類,或許是兼顧環境安全的唯一方法。

撰文/《Scientific American》
斯特利克曼 Dan Strickman

美國昆蟲學家,在比爾蓋茲夫婦基金會主持病媒蚊防治工作。


譯者/姚若潔

台灣大學昆蟲學系學士、英國布來頓大學視覺傳達博士候選人。

小啟

《蘋果》取得《Scientific American》中文版《科學人》雜誌獨家授權,不定期推出專版,嚴選與時事、生活息息相關的科普知識,以及最新科學研究成果,透過精心規劃編輯的專版,邀請讀者輕鬆進入科學領域,精確掌握全球科學發展趨勢。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出版時間:2018/09/03